[转]论绿坝的倒掉或即将倒掉


样一的话:本文作者羽戈。今日私无聊上推时看到这篇文章,模仿得很有点意思,分析也很精彩。于是转过来博大家一笑。当然也许会有人看着有点扎眼,觉得似乎不知道哪里被人打了一拳,想要还手却无处发力。无妨,这是很正常的,私在此只引用一个很精辟的词来回应:兼听则明。

/

作者:羽戈 提交日期:2010-7-14 8:39:00

听说,曾经横行一时的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如今遭遇了重大劫难,其北京项目组已经关张大吉,设在河南郑州的另一项目组虽然正常运转,却举步维艰,恐怕命不久矣。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绿坝,于一年前,在有关部门的赫赫号令之下,企图强行载入中国网民的所有电脑,为所谓未成年人——若由政府充当教育者,哪怕公民活到八十岁,仍是未成年人——的网络生活保驾护航。至于绿坝的功效,我有幸体验了一些,并不见佳,我以为。
随网络在中国的急剧兴盛,类似于绿坝的名目如过江之鲫,令人目不暇给。我知道最晚的正是这绿坝,稍早还有蓝坝、金坝、黑坝等,也许没有,我不大记得了。我的记性就像时下的民心,越来越坏。不管它有无,绿坝们一直在拦截、审核信息,则是不争的事实。具体怎么个拦截法呢,且打个比方,像凶残的强盗拦路抢劫,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或者,像得道的法海禅师捉妖怪,看你脸上有些妖气,便要拿你。其辣手之下,摧折了多少美丽而无辜的白蛇娘娘和小青姊姊。我听那捉妖的新闻联播,总有些恐惧。不过,有时听闻,法海拿了一个妖,剥开皮一看,竟是自己的同僚,出道于某某政府官网,因开了小差,慌不择路,披了妖精的皮囊,这大抵便是误伤友军了罢,大抵。诸如此类,可当笑话,供重压之下的普罗阶级一乐,然后继续悲苦而无望的生活。
悲叹之余,我唯一的希望,就在这绿坝的倒掉。后来我觉悟了,认识到一个绿坝倒下,还可能矗立起千万个绿坝。绿坝不死,生生不息,因绿坝不是种,只是叶,不是因,只是果。它倒不倒,实在关系不大。然而,瞥见绿坝的狰狞面目,甚至一听其似卫生巾一般暧昧的名字,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它倒掉。
现在,它居然倒掉了,纵然只挂了一个角,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这自有事实可证。试到新浪、天涯的论坛博客,探听民意。凡有良知、懂常识、向往自由的网民,除了几个脑髓里头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怪绿坝多事,不为绿坝之下的牺牲品抱不平?
某些人要护航,当先护航自家的儿女,防止他们识得自由的滋味。我等上网,阅信息,发言论,只要在宪法和法律所规范的疆域之内,和绿坝有什么相干呢?它偏偏来插足,筑起防火墙,织好过滤网,大概怀有一种恐慌罢——那简直是一定。
听说,绿坝项目的研发,工信部共出资4170万元,但这只是2008到2009年一年的费用,从去年至今,两家公司未得一文,无米下锅,北京项目组不得不关门、解散。我对工信部等相当神秘的有关部门所做的事,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它们并非无钱,却硬是不分你一杯羹。看绿坝自生自灭,竟有些残忍的快意。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某些物亦是如此。绿坝这玩意,还不如鸡肋,更像阑尾,本该早早割舍。它的倒掉,足以提醒某些愚妄的治理者,治信息,如治水,不在堵而在疏。堵到最终,只可能连治水者一并冲走。疏通有道,洪流渐渐归于平缓,待转型的航船平安渡过了历史三峡,治水者的人物便告完工。他们的名字未必要写入历史的光荣榜,却配得上他们的良知所承受的苦难。
当初,秦始皇筑长城,法海建雷峰塔,东德政府修柏林墙,竟没有想到它们是终究要倒的么?而今,绿坝已然先倒了一大片。
活该。

供《东方早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