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我想起了Gnome和KDE


当年Gnome宣传图那个大大的“Gnome2.30=Gnome3.0”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离Gnome第一次跳票之后确定的时间不到一周了,Gnome除了Shell外还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出来。我对6个月之后的事情还是很担心。

当年KDE4.0也经历了跳票的时期,这大概是每一次重大升级必要的磨合,但KDE4真正发布之后反而遭遇了用户叛逃的窘境。我不知道Gnome是否会重演这一幕,甚至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希望这一幕发生。只是开源界不要因此遭受重创就好。

9 thoughts on “此时我想起了Gnome和KD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