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KDE幕后——Nuno Pinheiro


原文是KDE官方对Nuno的一篇采访。私翻译后发到了ikde。ikde规则中有一句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表示遵从CC-by-SA 2.5,所以转到这里也应该没啥问题了……

译者的话:
记得当初开始用KDE的时候(4.2,那时Air和Oxygen已经释出)就被其出色的美工所吸引。后来知道了Oxygen图标的作者叫Nuno,就一直相当崇拜此人。无意间在KDE主页上看到了Nuno的采访,看过后决定翻译出来放到本站。但由于本人E文功力实在太低,不少地方都是连蒙带猜翻译的,可能会有许多错误,望读者莫怪、高手指正。

原文链接:单击这里进入原文

正文:

KDE幕后——Nuno Pinheiro

Nuno Marco Fernandes Pinheiro,他也称自己为图标和图形界面设计师、Oxygen主题协调人,KDE成员,自由战士,丈夫和追梦人(译者:dreamer,原谅我用了这个翻译,因为它音律上太匹配了)。

那么,Nuno,在您的工作和个人生活中,我提到的这些角色中哪些是最重要的,为什么?

这个……应该是追梦人,其实很难说您提到的哪个是最重要的,甚至可能扮演更多角色。做设计是一种奇异的融合。如果要我罗列要素的话,技术知识,许多日常产生想法会受到现实限制(译者:此处翻译可能有问题,盼高手指正);明白现实情况、基本的技术细节、屏幕工作的方式或是干脆问别人一些问题;实用主义,你今天要做今天能做的事情,你要努力让明天能做今天不能做的事情,让大家明白今天的局限,可能使将来不存在这种局限;梦想,我试着通过我的工作激励人们,设计许多价值观,并且我认为梦想对于为设计注入例如希望、爱和自由这样的积极的价值观是必不可少的(译者:此处可能也有问题)。

KDE SC 4.5已经发布。能对我们说一些其中您最得意的工作吗?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比较困难。我总是想做一些小玩意儿,或称图标 :) ,不过在干活的时候我发现最终需要设计的是KDE程序或段(segment)的工作,这就要求我去做其他的东西。即使到了本周末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下周一会做些什么。 :) 在Qt主题Oxygen上我确实做了不少工作,并且是许多,我是说许多工作。其中最好的部分是些隐蔽的地方,比如把元件移动一个像素,让Oxygen的内阴影和发光变得真实且能和不同内容相搭配。图标的工作还在继续——我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 :) 还有大量Plasma方面的工作。

要说我最得意的……可能并不局限于4.5,而是在项目上一路走来,比如Oxygen为社区所体验。如今设计者所看重的是整个KDE社区前进的过程,而不是最终的结果。

KDE未来之路会如何?我们会在体验初期版本的一系列新特性之后迎来一个稳定期吗?

其实,我来回答这些问题并不合适,这些未来方针之类的问题最好在一个满是KDE工作者们的会议室里提出来。令人惊奇的是不知为何,大家在一起工作得很和谐。这是一个巨大的社区——如今很多KDE的次级小组(sub-group)已经比1.x时代庞大得多了。我认为我们必须重点关注“精致”,这意味着代码的精致,程序互动与整合方面的精致,当然还有设计上的精致。从我个人来看我希望继续雕琢Oxygen的方方面面并且开始与个别程序,比如说Konqueror和k3b等的开发相协调。我也希望我能为Kontact做些工作。我们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我们需要在某一时段做某一件事。4.6发布的时候大家会看到一套新的KDE壁纸(译者:Horos?)。我希望我们还能搞出一个新的KDM主题和飞溅动画(splash screen),并且新壁纸也通常会给KDE官网来一个小小的改造 :) 。所以没错,我们有好多工作呢。

您为KDE做些什么?除了做图标之外,您还有什么任务呢?

眼下我正在为Oxygen项目做些协调工作,为其方方面面做着努力,通过协调使最终的效果和谐统一。我也在尝试去营造一种友善的氛围,为开发者的心态和设计者的思考方式之间架起桥梁。

您为KDE打工有报酬吗?如果有,能否告诉我们谁是您的雇主?

我为KDAB(Klarälvdalens Datakonsult AB)工作。有时候有报酬,那就是当我有机会在日常工作时间做一些Kontact相关内容的时候。比如最近我在Kontact移动接口(mobile port)方面做了不少工作。KDAB也资助我的Akademy之旅,很不错 :) ,而最大的报偿是我有机会和许多KDE盟友和几位最好的Qt黑客共同工作 :) 。

好。那么让我们聊聊您的设计工具。

当我第一眼看到Oxygen图标的时候我想:“他肯定用了Adobe Illustrator”。告诉我们的读者您在设计时都用什么程序?

首先,最重要的是想象力 :D ,很多时候我整天都在想如何去做一个图标,既包括技术层面又包括内涵层面。然后有时我会在纸上按照创意画个草图来试验一下。最后我转到Inkscape上然后实现它。我不时也会用许多其他工具,比如Blender(3D透视研究)、GIMP(绘制矢量和点阵图)、Ksnapshot(做些测试)以及许多许多一时想不起来的工具。 :D

那么Karbon呢?还不够成熟吗?

是的。它需要更多的开发者。可惜了啊,其实我真的很喜欢它的界面并且它很有潜力。 :)

有的人感到很不满,因为在Ubuntu的新设计中使用了私有软件。您对此事怎么看?

真的吗? :) 我毫不在意,只要软件管用就行。我在用开源工具,但我并不想把它强加于人。随着KDE4.0发布出现的Oxygen带来了清新的气息,我们聊聊它吧。

整个小组中有多少人?

那得看情况。图标方面最近来说只有我,窗口风格方面有Hugo完成所有的代码工作,另外一个Nuno(Povoa)做些音效(顺便说,在弄一个新的呢),我们还有许多人在搞一些细节上的东西(这很重要)。这是个疯狂的班子,我们在一起很开心。

据说您在KMail的图标上花了大约5小时。您做一个图标大概要用多长时间?

那更得看情况。许多动作的图标能在20分钟内完成,但是程序图标可能要用8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很难量化一个具体时间,特别是一个图标我可能会花上几周去琢磨,却用几分钟把它做出来。比如说一个Zanshin(一个KDE任务管理程序)的图标我考虑了很久,然后我有了一个不错的实现方法,但我草稿中的某一元素总是不完美,我暂时还没有移除它,不过未来我可能还会……不好说。

那么灵感方面呢?您是如何获得灵感的?

这个……这大概是最艰难的部分,而且还不止是灵感,还要考虑市场。很多图标同时也是软件的徽标(logo)。它们需要传递许多信息,还不能混乱。所以的确,我有时会花费大量时间来考虑图标,关注程序如何解决问题,向开发者咨询软件的核心价值等等。有时候一个灵感也没有。有时候人们会提出一个方案建议。只要最后工程完成我就会很高兴。 :)

假如我要做像您做的那么好的图标,我需要多长时间来达到这样完美的程度?三个月?半年?一年还是两年?

看情况。首先,技术是很重要的,了解真实的艺术加工的一些基本技巧会很有帮助(比如基本的绘画、素描);其次您需要有基本的绘画技巧,特别是画矢量图;您还需要学习一些关于图标的知识(这是个慢功夫,我还在学)。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如果您会使用矢量图程序,图标制作方面入门大概一到两年就足够了。

最近您展示了许多金融方面的图标。能告诉我们它们是为哪个程序设计的吗?

不能说太多。 :) 我只是做图标,程序开发者给我罗列了一些程序的行为(action),于是我就开始做了。如果我对某个行为有疑问的话就会去找开发者咨询,这样他可以帮助我更好地理解。我做好一个之后会给他看,如果我们都满意的话就开始做下一个。

我的新想法是未来更关注我做过的图标和界面改造。不幸的是我还有超过一千个图标需要完成并且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我无法完成它。我很想去完成,但……

另一话题:一些个人问题

您在闲暇时间都做些什么呢?

开源。 :) 我也喜欢去电影院,和内人一道享受时光。我还想去旅行,了解更多的地方,结识更多的人。

我们都很好奇您使用哪个发行版,能说说吗?

当然。我使用Mandriva,一直都是(从redhat 5.1开始),但我喜欢一切有KDE的发行版 :) ,我喜欢他们蓬勃发展。想想我们是共同成长的,对Kubuntu有好处的也会对OpenSUSE有好处。这是一个为同一目标而共同努力的事情。在不同的发行版之间,我所见的99%都是共同的……当然最终还会有不同的。但你必须承认这些不同!

在整个KDE访谈和作为管理者的时候您说要把您想象得“邪恶”一点。(译者:好吧我承认这里我自己翻译的内容自己都看不懂。)告诉我们的读者是怎么个邪恶法?

呵呵呵……有很多邪恶的小方法…… :) 例如说掌控一个让大家走在一起的计划,像Oxygen之类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