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颓


刚才看牛顿迭代法的资料,里面有一个很简单的推导:

自己推的时候怎么推怎么得到中间应该是加号,重复计算几遍都是如此。由于这样一个简单的移项简直太容易了,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哪里理解错了,读了很多遍才敢确定自己的理解没错。由于自己实在不能容忍自己竟然连这样一个简单的推导都做不对,于是用了将近一个半个小时进行检查,其间还使用了简单的具体函数代入验算,并且一度认为是Wikipedia写错了,最后发现居然就是错在简单的移项上,而验算的时候则搞错了f(x)和x。

我对自己选择学医这条路的怀疑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身为理科生,当有理科生“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的荣耀,然而可悲的是临床医学却的教育却充满各种模糊的,常常还自相矛盾的描述。一些行政老师们美其名曰“医学是自然和人文并重的学科”,我倒觉得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早晚会成为忽忽悠悠的伪辩证法哲学家。

如今数学能力衰退至斯,恐怕以后真的要和自然科学绝缘了,真是件令人伤感的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