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这东西


以前我对李启铭(某局长李刚之子)相关的事件是略有耳闻,但也仅此而已了。今天看到他判三年监外执行这事,仔细地查了查相关资料。关于他是在何种语境下说的“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居然有多种甚至相互对立的说法。 当然,写本文不是来为李启铭开脱罪责的,只是因为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读高中时学校初中年级有一人跳楼,所幸她所在的教室在二层(也许是三层,记不清了),最后没什么大事。令人很惊讶的是事发后我们的某老师(同时也是副校长)立刻对我们说如果有人问起的话,最好不要随便回答。班中的某实干派,同时也是我的一位好友认为这种堵嘴的行为很白痴,于是乎在某SNS上批评了这位平时口碑很不错的老师,引起了好大一片讨伐之声。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挺白痴的,只是我平时就是想得多,做得少,所以也懒得去搅这浑水。

然而后来帝都晚报的妓者记者居然不知怎地混进了我们的校园,用不知从哪听来的只言片语加上自己的一点瞎想遐想七拼八凑成了一则新闻,上了帝都晚报。同学拿来时候我定睛一看——故事有多离谱就先不说了,把校名写错这事也先不说了,那抛体的着陆点——我们学校那种着松树和葫芦的比人行道还窄的土地怎么就成了怒放玫瑰的花坛了呢?当然它们的共同点是有土,可见那妓者记者还是亲眼见过的。不过莫不是他近视散光加色盲?还是说作为霉体媒体人的良知不慎让某种犬科动物叼走了呢?

本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后真正该做的,应当是了解原因,对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健康教育,至于隐瞒则是根本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的。然而正是由于某些人的存在,才让“堵嘴”这种愚蠢的行为变成了第一要务。又想起包括李启铭醉酒撞人在内的其他一些不和谐事件,在这样的事件中政府甭管有理没理,似乎最先想到的也总是隐瞒,让人愤怒又无奈。其实我们在愤怒的同时,实在也需要注意不要让自己成为谣言的产生者啊……

谣言这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害人哪。

Advertisements

使用wallproxy in GAE翻墙成功,在此留念……


wordpress居然整体域名被封,这官逼民反啊……本尊自认为没发什么特别反动的文章啊。

在自己的GAE帐号上搭建了个wallproxy,运行的时候提示了一句AppConfigNotFoundError,不过实验证明还是生效了的。

一天1G的流量,个人觉得完全够用……

Google万岁……

由嫦娥二号联想到的(内涵文)


十一国庆,本以为又会是平淡地待在家中。不过在9月28日(还是29日来着?)的时候无聊浏览报纸,蓦然发现了“嫦娥二号”的消息。

大概是为了保持神秘感,也许是打算升空后大做文章。总之报纸上倒是轻描淡写没说什么,甚至连预计的发射时间都没有说。后来私上网查了些信息,才知道原来是在国庆节发射。

搞航天的那帮人国庆节还要提心吊胆没日没夜的忙碌,真是苦了他们。不过如果把这一时间和最近天下发生的事情联合考虑,私以为国庆节这个时机选得实在是很好。当然,诸君显然也能猜得到私说的“最近天下发生的事”到底指的是什么。

不知道霓虹在9月份这么一个敏感的时候抓人,并且还要非法扣押20天是不是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想法,也许有也许没有,现在大概也没人说得清楚了。私虽对我朝某些官僚和某些制度甚为不满,然而民族大义云云还是知道的。我朝,或者更该说是我族,吃这个哑巴亏是万不能的,然而其实又无甚很好的办法。

前几天向p大某学者询问+讨论在这一问题上我朝有无对策,得到的结论是“主要是通过社会舆论进行谴责”,听起来大概挺好笑的,其实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国际间的利害关系错综复杂,再加上我朝一直以来的内忧,任何贸然的做法都可能让我朝遭受重创。稳定压倒一切不是没有道理。当然或有人说我朝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然而不论是我朝在自己的土地上抓霓虹国的人还是暂停对霓虹的稀土出口,这些都是只能用一时不能用一世的法子,不论我朝这样做是否合理,人家怎么说我们是管不了的,众口铄金,最终不过只能落人口实而已。我朝已将四人中的三人释放,由此可见我朝的高层领导还比较清醒。

然而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本来民众激愤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霓虹国,而这样似乎是有些“软弱”的政策却很可能导致民众把不满转嫁到我朝的领导层,这无疑是非常不利的,甚至可能变成“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亮出一张既能攘外又能安内(此处为褒义)的大牌。这对现在的我朝而言这是相当困难的。然而契机似乎到来了。

诸君或认为我在跑题吗?当然并非如此。明眼人必已看出来了,这张底牌无疑就是“嫦娥二号”。

看到不少伪愤青这几天说着些什么什么话,私真是觉得既无甚用处,听着也不怎么解气。到处抓人、耀武扬威是霓虹鬼子和恐怖分子干的事。霓虹政府的某些人早就不要脸了,恐怖分子也不需要树立什么国际形象,这种事他们可以随便干,咱们能干吗?现在这个年代,不是说你船坚炮利就可以随便了。咱们既然号称是大国,总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嫦娥二号”象征着我朝各行业的综合水平和综合国力,如果发射成功,不仅能给国人注入一针强心剂,更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一些正面的反响。由此可见,在此时发射是一举多得的,可以推动科学进步,激励国人,可以震慑忘本之人,更可以让我朝在国际上获得更好的声誉。此皆为我朝发展关键中的关键。

“嫦娥二号”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发射升空了,衷心希望能够发射成功。当然,学了编程之后私发现很多东西不去试试是不会知道是否存在问题的。但我朝已有多次成功的经验,希望今次能够延续辉煌。

又及:私觉得“中国探月”那个标志特别漂亮,不知道有没有人跟私有相同的感觉呢?

天朝的谷歌搜索最莫名其妙的敏感词(持续更新中)


天朝的敏感词列表不知道有几百万条了。不过最近用谷歌的时候倒是遇到了不少敏感词很是莫名其妙,发过来给大家鉴赏下。两个注释行之间的就是天朝谷歌搜索莫名其妙的敏感词们,供大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

//

乍一看是疑惑,仔细一想是愤怒,转念一想是好笑。

当然,即使某些单字不会被GFW拦,领导人们的名讳可是万万说不得的,哪怕只是一段话中同时出现了那些字。

其实我早该想到,避讳是我天朝几千年的传统,实在不该这样大惊小怪啊。

卢沟桥事变70周年纪念——托日言志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
日本军队入关,从而掀起了全面侵略中国的序幕……
一时间,天翻地覆,雷鸣电闪……
 
然而,人民政府的私欲,并不能打压人民的决心……
因为中国人决不会做亡国奴……
并且坚信,正义的一方必然会胜利。
 
这一天的纪念,不是激化中日之间的矛盾,也不仅仅是为了哀悼死去的中国人民,因为这不是我们恣睢的时候。
而更重要的,是要铭记这段历史,以自己的努力,富强自己的祖国,振兴中华民族。
 
只要有这份信念,无论遭遇什么样的困难,也终将迎来我中华民族繁荣、昌盛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