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不冤哉


譬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点,画起像来,挂在妓院里,尊为性交大师,那当然也不能说是毫无根据的,然而,岂不冤哉!

——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题未定”草(六至九)》,《鲁迅全集》第六册,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422页

沉迷


这篇文章是我在看过《新世纪福音战士》(EVA)之后想要写的,所以可以算作是EVA的“观后感”,然而又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观后感。

想必每位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为人所喜欢,每位读者/观众也希望能够在他人的作品中找到点共鸣。然而代入感太强却也能给人增添不少烦恼。每每看到喜欢的作品,我都觉得故事中的世界正是我所处的世界,甚至里面的角色就是我本人。于是无论故事真实与否,都不由地随着故事中的角色神游其间,沉浸其中,难以自拔。而当目光终于从显示器或书本移开,却又感到“现实世界”不真切而可疑,往往要许久才能调适过来,而在这之后的某个时候自己的思绪又往往不由地转回到作品中,出神良久。

看EVA的时候再次体会到了这样的感觉。明知道其中的不合理之处,却还是追了下去;明知道旧剧场版结尾是故意留下的悬念,却还是希望有个明确而圆满的结局;明知道整个故事纯属虚构,在知道新剧场版剧情与之前不同后却还固执地为哪个才是True Story而踌躇不已。为了逃避之后的怅然若失之感,也因为害怕看到“结局”的临近,我还没有看目前最新的《新剧场版:Q》,至少要等头脑冷却下来再说吧。

据说庵野秀明曾表示EVA的TV版“结局”的目的是教育社会适应不良者,告诉他们滚回现实才是正道。不知道他取得了多大的成功,但至少在我身上绝对是失败了。或许在多数人看来我本人对社会还算是适应的,然而毕竟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相互支持与制衡,很多时候这种适应状态只是一种伪装罢了。本学期恰好学习了医学心理学,其实EVA讲的就是一群心理障碍者的故事,其中如明日香对自己的厌恶、碇真嗣心中的矛盾等等我都深有感触,而对碇源堂这种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不择手段)的冷血作风甚至还颇为羡慕和崇拜。

“抛弃您的情感,走向理性的道路。”

这是小松老师在高中物理课上常讲的话。我本以为碇源堂就是这样的一个标杆,然而他的最终驱力只是想要再见到碇唯,从这一角度上说他的情感之强烈甚至超越其它所有角色。这里我似乎混淆了情绪情感和驱力的概念,看来我已经在非理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其实EVA从头到尾都非常的反常识,根本不够作为科幻的资格。我本以为我自己不会喜欢上这类作品,却没想到深深沉迷其中,竟逻辑混乱地写了这么多东西,还带着我一直很看不顺眼的精神分析学派的自由联想的风格。莫非自己的无意识中真的带有反智主义的倾向?如果是的话,又是个令自己失望的结论。那么就先到此为止吧。

自制的适应KDE的桌面——淡定


这个图片其实是源于医学史课程……老师讲到约翰霍普金斯四大教授(the Big Four)之一的威廉·奥斯勒的演讲。奥斯勒提到作为医生,最重要的特质就是这个Aequanimitas。“淡定”是老师给出的翻译,有点恶搞又挺传神。

老师在讲这个事情之前先问了我们这个问题,当时我的想法是“precisely”。更详细的解释是万事万物无不在掌握之中,无不从容以对,无不精准完成。再听老师关于这aequanimitas的讲解,顿时得自己和先人颇有神交。

至于这个图……完全是一种恶搞,前一阵子有几天很忙,可惜越忙就越不愿意干正事,于是我就弄了这么个恶搞的东西。技术上主要练一下GIMP的渐变和配色。

直接用HTML写网志测试


可视化编辑器固然好,但经常自作聪明的调乱了最终的效果,直接用HTML指定还是比较可靠的。

打算放假时好好了解一下Web相关的基本知识。为了真正能够实现跨平台,给别人用的东西能用Web写就尽量用Web写。像HTML、JavaScript之类还是要学学的。虽然这两个东西我都不太喜欢(HTML尤甚),但毕竟世界上只有两种语言,一种是被人骂的语言,一种是没人用的语言。

粗体测试
斜体测试

追加:没想到一个HTML语法错误居然能延伸到网页的其它地方……这要是个图灵完备语言就可以数据注入了啊……

论下沉式转轴之糟糕处


1. 笔电后方无法再有接口(虽然还可以放一些sim卡槽之类不需要频繁插拔的东西),即使后方仅仅用来散热,效果也大打折扣。
2. 电池无法自后方突出,尺寸受到更多限制。抽出电池时必须关闭屏幕。
3. 屏幕位置变得更低,合适的键盘位置和合适的屏幕位置更加难以兼得。
4. (这点针对Thinkpad)屏幕张角过大时,脚垫悬空,A面会直接接触桌面,造成A面的磨损。

总之,下沉转轴虽然能让外观更薄一点,但带来了许多麻烦。但愿新的Thinkpad道统系列(T、X、W)不要使用下沉转轴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