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事


其实私本来早就想写一些什么了,但是由于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多了些,实在很难挤出些时间码这些字。当然其实这只是私给自己犯懒找些借口而已。

也许是这几天压力确实大了些(说实话私真的想不出别的解释,因为私最近还是很关注自己的健康的),前天嗓子开始不适,昨日发展成疼痛,今天貌似疼痛有所减轻,但病灶转移,上午开始流涕,下午便已经开始发烧了。借同学的体温表量了量,37.4摄氏度,不算高。服用两片维C银翘,现在还不算很难受。

下面开始正题……

//

今日看到KDE 4.7 beta已经出了……很多激动人心的特性啊,当然不满意的地方总是有的,比如文件夹图标。总之现在正在更新中,希望打包不要有什么问题才好。

//

前一阵子看到方校长被砸中了。虽然私从情感上觉得很过瘾,但对方校长,对此事还需要冷静地看待。墙确实是越来越高,开放的互联网离我们似乎也越来越远,然而至少互联网还在中国这篇常被割草机推过的土地上艰难生长着。私不知如果墙是不可实现的,官方会不会真的做出拔线这种蠢行为。无论拔线这一行为有多蠢,按照我朝屁民们的生活哲学,这网断个十年八年绝不是什么问题。从方校长自己的角度说,假如上头有了建墙的决策而方校长却不肯合作会怎样?
当然私并不是在说方校长这样做就是正义的。然而即便贵为哈工大、北邮的校长,也不过是个凡人。凡人必须确保自己生存下去,才可能拯救别人。当然说他害了别人,这也不错。但如果他不害别人,也许会有更厉害的人来害。
而对于事件本身。短事件内墙肯定会因此继续提高(事实也确实如此),然而也许能够引起更多人的重视,从长远来看还是很有利的。

//

冷落编程很久之后,私终于又开始继续C语言的学习之路了。其实以前所谓的“没时间”、“记不住”都是些借口而已。有事件用来上推、浏览网站,自然也有事件仔细地看看书,码码字。
至于那个“理发店会员卡管理程序”,暂时的想法是用C重写,并且把“理发店”三个字去掉(因为实在没什么意义)。现在写了一些框架(例如对这小程序其实毫无必要的makefile、头文件),但在搞懂fopen、fwrite这些函数之前还有些重要内容要学习,所以暂时还不能写关键部分。大概要想实现好主要功能至少要等放假了。
为何要用C写呢?主要原因是不再需要一套Python才能运行,因此无论在Linux上还是Win上都可以一键运行了,当然也不必关心Python不同版本语法不同的问题。当然问题也是很多的,代码要重写,跨平台的时候代码要修改,Win下可能还有汉字编码问题,等等……

//

私曾撰过关于兔子的文章,那兔子其实是同楼基础医学系的同学养的。据说一直就吃百家饭,最近又跑到我们这里来了。

//

别的暂时想不起来了,就写到这里吧。

Advertisements

出现在楼里的兔子


不知怎地,宿舍楼里不久前出现了只瘦弱的兔子。私宿舍恰好种了薄荷,拿给它,它不由分说便啃,看上去似乎有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由于我们的楼是个“I”字型,我们正好处于这“I”的一个角落,所以看到兔子的人并不多,也就没演变成大家七手八脚去“把玩”的境况。至今我们未曾弄清兔子的来历,据我们猜测大概是做实验的人从实验室带出来放到这里的。

兔子很老实,虽然常会在地上跳来跳去,但并不跑远。见到人不会害怕地躲闪,所以很容易照料。和私住一个角的都是熟识的同学,甚至还有高中的同学,大多也还算友善。高中同学把自己的箱子(运动会奖品)贡献了出来,作为兔子晚上的居所,免得晚上黑灯瞎火踩死了它。由于老实,平时它大多待在外面,从这个宿舍小步蹦到另一个宿舍,到处寻找吃的。大概是某舍友给它喂了些瓜子等好东西,让它的口味提高了吧。总之私是反对喂这些的。兔子的肠道很长,过多的油脂可能会在其中异常发酵。即使不异常发酵,消化过多的油脂也是不利的。于是私会去外面拔些草来,它吃便吃,不吃便罢。

其实私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有点冷血的人,更何况做实验时会虐杀无数实验动物,因此连私都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善良地对待一只兔子。大概人总是有点矛盾的吧……

按说宿舍楼里是不允许养宠物的,然而我们都不想(至少现在还不想)把它送走。然而私作为一个相当喜新厌旧的人,或许以后会厌烦它,然后逐渐疏于照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