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步成功叛逃至OpenSUSE


其实这段文字年前起了头了,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毋庸置疑地,主要还是懒),一直搁着没有写,于是就拖到了现在。

关于操作系统的问题,前一阵颇有不少还算有影响力的用户撰文记述了逃离Linux的原因以及几大OS的比较云云,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大概算是Shellex的。我这里也凑个热闹,说说我为何要从Arch换到OpenSUSE。

首先要说的是,很多喷子一直没有搞清楚一点:作出选择的基础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优劣”,而是需求和供给。Arch和OpenSUSE都是极为优秀的发行版,所谓优秀,就是说它们满足了特定受众的需要。因而完全没必要问“哪个好”这种愚蠢的问题,而要问“哪个适合我”。当然实际问题往往比较复杂,但原则就是这样。具体说,我转投到OpenSUSE,原因是这些:

  • 1.减少包管理的“手工调校”:
    这是我从Arch转投过来最主要的原因。首先,和一些人想象的不同,Arch日常用起来真的很稳定,至少在不对底层依赖方面乱搞、不随便开testing源的情况下,很少遇到问题。然而对我来说一大麻烦之处就在于pacman不处理包升级时的向后兼容,因此升级时要经常留意官网的新闻和pacman的提示,不然就可能有无法进入系统的风险。然而我一向比较粗心大意,实在难保将来不出现某个最后期限之前手贱升了系统导致直接无法启动的情况。因而我只好忍痛割爱,放弃这样一个优秀的滚动发行版。好在如果某天又心血来潮的话,可以用OpenSUSE的滚动源tumbleweed。
  • 2.减少编译的情况:
    算上AUR,Arch提供的软件不可谓少。然而AUR中的软件绝大多数不直接提供二进制包,而是按照一个叫做PKGBUILD的文件抓代码编译之后生成安装包,因而虽有很方便的软件可以从AUR抓软件,终究还是逃不过编译这一浪费生命的行为。考虑到OpenSUSE有个很强大的OBS,且多数软件都至少会打deb和rpm包,以后折腾编译的情况应该少多了。
  • 3.一些有利的补丁和修改:
    我在用OpenSUSE的LiveUSB的时候偶然发现KDE在OpenSUSE下的窗口缩放比Arch下更流畅。这是一个挺有趣的现象,因为相比之下Arch的软件更新一点。也许是OpenSUSE默认开了GLAMOR,也许是打了什么内核补丁,又或是各种配置文件起了什么作用。这点是我转投OpenSUSE个额外的好处,不用费心地去手工调整很多东西。

当然,整个迁移的过程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的,比如:

  • 1.许可问题
    openSUSE不会对可能侵犯专利的软件(比如ffmpeg和freetype2)、专有软件(Adobe Reader?)以及违法软件(比如……我暂时还没想出来)进行官方打包。好在有个挺有名的packman源,打包了绝大多数我所需要的软件。
  • 2.Wiki和文档
    Arch秉承KISS原则,安装时候的一个策略就是“不包办”,而且尽量少封装,直接把配置文件暴露在面前,所以装好之后一般是要啥啥没有,都需要自己折腾。因而Arch的Wiki内容丰富,行文简洁易懂。而转投OpenSUSE之后,大概是因为我的搜索功力还不到家,查SUSE的文档和Wiki,很多东西都难觅踪影(比如如何配置Trackpoint的灵敏度(sensitivity),以及有什么Thinkpad的通用配置之类的),最后往往是通过Google加上自己的一番尝试才解决。
  • 3.关于Apper
    OpenSUSE的RPM包管理在处理冲突等方面确实功能强大。然而有意思的是OpenSUSE11.2在软件管理上除了一个命令行的Zypper和一个图形界面的YaST管理之外,还带了一个叫做Apper的软件用来进行自动更新。Apper的前身叫做KPackageKit,也就是我当年用kubuntu的时候把我虐得吐血的玩意儿,没想到到了OpenSUSE11.2里一如既往地糟糕:首先根据名字就知道这玩意是用packagekit的,其实用两个不同的后端本来也没啥大不了,可这玩意每次进入一个子项目都要重新刷新一遍软件源列表,速度奇慢还没有进度提示,且其功能之少根本不足以配置好复杂的软件源和软件版本的关系,顶多也就用来进行一下更新,更要命的是这家伙遗留在进程中的packagekitd每每让zypper和YaST提示要退出这个进程才能用,自动退还退不掉,必须手动到任务管理器去杀。最后我图省事干脆将其卸载,不过这样一来又没自动更新了,好在用Arch时间长了以后手动更新都快成条件反射了……
  • 4.PulseAudio
    其实这事跟OpenSUSE没啥关系,只是我实在忍不住得喷一下。网上有人说PulseAudio架构如何如何先进,如何如何没有独占冲突,如何如何有高级配置……反正就我的体验来说,这玩意在我用过的所有笔电,包括当年的Thinkpad R51e、Ideapad Y460和现在这个Thinkpad X200,无一例外地没有好用过,不是把播放器卡死就是经常没声音。后来我也是一怒之下把这玩意删掉,立刻啥毛病都没了,现在还能独立调整扬声器和耳机的音量级别。

总之……这次叛逃经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愉快的,但就我个人看来,OpenSUSE离给计算机新手使用还很遥远(事实上也没有哪个发行版真正做到了易于新手使用),所以那些鼓吹Linux和Windows、Mac OS在桌面上三分天下的传教士们还是省省吧。这里借用CSSlayer仁兄的话:“其实这和小时候玩玩具没啥差别,找到能和你一起玩的就最好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